无锡户外刀具批发联盟

北京女子图鉴

我是冥王星呀2018-06-19 23:54:52



呆妹,塑料花姐妹,大概是2016年去的北京,她毅然决然的从上海转去北京,说起来还离不开我的怂恿。


虽然后来我们都不敢说,那天晚上去北京的决定是对是错,但是最起码都很勇敢地去尝试了计划外的另一种可能。我们都变丰富了呢,对吧,呆。


( 这不是她的背影啦 )



01.


北京菜好吃吗?


北京菜好吃么?很难说。


北京四处可见烤鸭店,制作工艺绝对是全国最高水准。物美价廉的“便(bian,第四声)宜坊”,环境清幽的“四季民福”,平价家常的“大鸭梨”,花枝招展的“全聚德”,精致可爱的“小大董”……单是罗列烤鸭店名就够说好久了。

 


其实呢,烤鸭好不好吃,来自于哪家店,真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那份烤鸭闪亮登场前积攒的期待。期待属于你的那只鸭子出炉,然后油亮油亮得摆在你面前,期待师傅现场庖丁解鸭,鸭皮蘸糖化在嘴里的清脆酥甜,撕开薄薄的饼有样学样得沾酱包住鸭肉大口吞下去的满足感。

 

我不是一个爱吃鸭子的人,但北京烤鸭是个例外。两年在京时光,生日会,室友聚餐,招待朋友,老板请客……大大小小吃了十多次,每一次吃都有一种揭开幕布等待名角登场的隆重和期待。

 

提到北京的代表食物,肯定离不开豆汁儿,不是“豆汁”是“豆汁儿”,儿化音是它的精髓所在。一开始我想,再难喝也是食物,只要有人吃得下去那我一定也可以,再说了豆制品会难吃到哪去?一定是那些不专业的吃货传出来唬人的。



有一次在北海公园附近溜达,早餐馆子里很多人排队,我立刻决定要凑热闹喝一口正宗的豆汁儿。我正想领“豆汁儿”的牌子,一个阿姨拦住了我,姑娘你是游客吧?只有游客才会想喝豆汁儿呢,一般年轻人是吃不惯这个味道的……


谁说不是呢,谁还不是北京的游客呢?


阿姨好心舀了两勺分给我品尝,我心怀敬畏,一口闷进嘴里,酸酸涩涩实实在在的臭味,在口腔里膨胀,脸皱成了菊花,心里已经笑炸了:哈!哈!哈!我终于知道泔水是什么味道啦~

 



其实吃地道的北京菜,一定要去专门的北京馆子。 “局气”“海碗居”“京味斋”我吃过的不多,不过每家都有这么几道菜“乾隆白菜”“芥末墩子”“豌豆黄”“芸豆卷”“鱼头泡饼”。

 

想要说说“乾隆白菜”和“芥末墩子”。两道菜都是白菜为主料,只不过一个凉拌白菜片,一个是厚实的“白菜墩子”,两道菜里都有或轻或重的“芥末”,真的是呛死我这个不吃芥末的人了。在我看来,只要芥末存在,任何食物都会失去自己的味道,除了日料,芥末就没有什么存在的空间了。皇家贵族真能折腾,用芥末把一道普通的白菜折腾出这么复杂的口感。


不过别以为你来北京就活不下去了,北京是一个很包容的地方,若是不喜欢北京菜,还有很多湘菜馆,川菜馆,云南菜,东北菜可以选择……每个省在北京都有自己菜系的驻京办(很有进京上贡的意思)。所以呀,无论你是去熟悉的小馆子简简单单吃饭,还是去大馆子热热闹闹聚餐,都有很多选择。

 


我一度很迷恋北京的烤冷面和煎饼果子。曾经觉得“烤冷面”是个很有意思的词,冷面,为什么要烤着吃?烤的冷面,还是冷的么?烤冷面,加不加烤肠,加甜酱还是辣酱,加不加洋葱(洋葱味道太冲了我是真的受不了),制作的短短两分钟,老板都能跟你打商量琢磨透你的口味,剁成6段装好盒子赶紧走,后面还有大票排队的夜归人。

 

煎饼果子也是,每一家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我不能说它难吃或者好吃,我只能用这家的味道“是不是和我投缘”来形容,你永远不知道小摊后面,站了一个怎样的大叔或者大妈,他们的故事让他们的煎饼摊变成了各自的深夜食堂。



02.


北京没有春天


在我看来,北京是一个没有春秋的城市。休闲外套,卫衣球鞋……都是我喜欢的衣服的元素。但是北京的天气不允许你这么随心所欲,三四月份正是沙尘暴和寒流猖狂的季节,再加上发情的雌柳树,这个时候的北京简直让人崩溃。

 


前一天你开开心心脱去羽绒服,穿上轻便的卫衣,天气立马不爽给你冷脸,此时暖气已经停止供应,你冷得直哆嗦,发誓明天一定要穿回羽绒服,结果隔天阳光又大好起来,只能把羽绒服半披在身上,滑稽得很又无可奈何。

 

冬天可能是北京最让人喜欢的季节吧,因为有暖气。屋子里永远被烘得温温的,室内穿一件卫衣或者薄毛衣就够了,但是冬天在北京的人,好像失去了对色彩的感知能力,衣服的颜色集中在了黑灰两色,连白色也不多见。地铁里你会有最直观的感受,黑压压的脑袋,黑压压的衣服,如果你想在这里找到你想找的人,遇见对的眼神,真得只能随缘了。

 


在北京,口罩简直要一年四季随身携带,跟牙刷毛巾垃圾袋一样,家中必备。春天用来遮挡柳絮,有鼻炎的真的不能掉以轻心;夏天用来防晒,紫外线真的很强劲;秋天时间很短,用来挡住扎脸的风;冬天用来过滤一下PM2.5吧,黑云压城随时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北京的三里屯也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每次来,有意思的绝不是那些路演活动,也不是大牌旗舰店的开店狂欢,而是那些招摇过市的潮男潮女,夸张潮牌的小年轻,一身麻布的人民艺术家,满身烫金logo的豪门子弟……这就像一场心照不宣的盛大舞台show,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儿,争着做人群中最发光的那一个,停下行注目礼就是对他们表演的打赏。



当然了,这里还是各路街拍摄影师的打卡圣地呢。当一个漂亮的面孔晃过,你没欣赏到不要紧,就循着长枪短炮的“咔嚓咔嚓”声去找,肯定能找到。第一次被摄影师搭讪的小姑娘,有点害羞,但是还是很配合得走背景板前摆pose,嘴角的笑暴露了心里的小骄傲。还有些妹子么,可能早就习惯了被搭讪,大多会冷漠的拒绝,然后曼妙而去,留下不甘心的摄影师望背长叹,然后盯紧下一个目标。

 

 

03


北京的人之间没有距离


交通真的很不方便呀,从天通苑向南边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先排上半小时的队才能进15号线安检,安检真的很严格呀,水要试喝检测,包包必须过安检,上海来的朋友“不懂规矩”,来的时候被查了一把瑞士军刀,走的时候被搜了一串尖锐的钥匙扣,真是够悲催的了。


过了安检,能不能上车又是另一说了,大概等4到5趟车,才能勉强挤上15号线。挤上地铁神经还是不能放松,有人高高得举起自己的双肩包放在肩上,我猜想可能是带电脑回家加班的程序员了。望京站一到,人群就会像泄洪般撤下大半,剩下的人松松筋骨舒一口气,选择一个合适的姿势站到目的地。



另一条8通线,我来北京第一时间就体验过了它的拥挤。在四惠站等了15分钟都还没上车,努力推着排在前面的妹子上车,现在还记得她贴着车门对我投以惺惺相惜的微笑。

 

在北京的年轻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交通上,他们像是害怕被这个城市抛弃一样,拼命往上去挤,什么风度,衣着,妆容,距离……通通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在人贴人人挤人的时候,作为女生可能需要忍受的更多,夏天害怕遇到心怀不轨的变态,冬天害怕遇到隔着衣服摸你口袋的小偷,还有那种两个人把你挤在中间默默较劲的奇葩……


哈哈,我都遇到过。

 

但是,交通拥挤,并不是北京的全部。有一次生理期坐地铁,痛不欲生的我疼得直不起腰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时候,乘务员小姑娘主动扶着我去休息室,还给我接了一杯热水,纸杯很软很软,有种特别的温度。痛感一缓我就半秒不耽搁上了地铁,厚着脸皮盯着一个有座位的男生傻看,他好像觉察到了我对他的座位的渴望,很nice的起来了,忙不迭地说:给你坐给你坐。


我欣然接受。


在我第三次搬家的时候,我选择了坐公交。571,847还有659路,每次看他们就像看小天使一样。因为自己住得远,晚上加班到9点,就要计划着回家,不然会赶不上末班车。冬天的北京很冷,我会买一个红薯,捂在手里,和一群年轻人挤在公交站牌下,等着前方载自己回家的小天使快点出现。因为我上下班时间很固定,几次下来,晚上9点以后的所有公交车司机我都慢慢记住了他们的面孔。


夜色漆黑,驾驶室的各种按键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司机们像一个个DJ,操作者他们的打碟机,停车,开门,刹车,转动方向盘,每一个动作,都显示着一位从岗十多年的司机的老道。



早上起床,去赶公交,如果抬头能看到“571/659/847”过了红绿灯,将要在公交站牌下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拔腿跑,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希望司机别那么快关上车门,可以等等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跑得太张牙舞爪了还是实在太努力了,每次司机都慢一会儿关门,停着车等我。每当这个时候,总觉得自己被上天眷顾了,踏上公车,就会甜甜得,大声得说一声:谢谢师傅,师傅辛苦啦!师傅不接我的话,大概是害羞吧。


有一次,常走的线路也开始堵车,据说是春天要开始种树了。还没到停车站点的时候,司机就会说,今天至少要堵车20分钟,要下车的赶紧呀。大家热热闹闹得一哄而下,我也乖乖地下车。其实下车步行是无解的,因为无论是出租车,公交车还是私家车,都堵在路上,当然运气好说不定可以碰上摩拜,小黄车。运气尴尬你就会在自己走了两站之后,发现建议你下车得那辆公交又赶上了你,你只能认命再上一次公交,司机会似笑非笑地看着你说,脚程挺快的呀。你只能“哈哈哈哈哈”得发出爽朗的笑声,奇妙而又搞笑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04.


北京,没有安定


来北京两年,我搬了3个地方。


来北京的第一站,是投奔我的高中同学。许久未见的我们并没有生疏。据说接待我的第一天,她破天荒收拾了家里。最后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去她家又住了一晚,算是有头有尾,圆满结局。

 


两周以后无法忍受交通超级不方便的我,果断从豆瓣找了新住处,这一住就是1年半。房子是在一个学校的教职工楼的12层,破败的楼道,阳光好的时候,感觉整个走廊就是一个狭长的玻璃花房,家家户户的植物都探出脑袋来舒展身体享受片刻的宁静,也许是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漆黑一片的时候,这走廊就变成了鬼屋,室友们排着队互相吓着对方,谁都不敢站最后一个或者第一个,嘻嘻闹闹走完全程,尖叫就在嘴边还要尽量忍住,害怕打扰到旁边的邻居呐。



65平米大小的地方,挤着4个人。大家来自完全不同的地方,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经历,就因为这间小屋子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简单而稳定的系统,后来这个系统慢慢发展成6个人。


大厨级别的双子座椰子是一个生活在海南的东北人,周末6人聚餐她是总厨的身份,酸甜苦辣无论什么味道她都能驾驭,经常语出惊人,让人豁然开朗又或者狂笑不止;处女座的丹姐,最佳试菜员,特别爱嗑瓜子,吃的不少但是却瘦得让人羡慕,就这样依然对体重有焦虑。丹姐的生活很佛系,在我们几个里面算是最规律的,和她打过几次羽毛球被她的球风“咻”倒过;金牛座的火火,规划系人才,凡事喜欢指定路线做计划,对做菜有些热衷,经常突发奇想搞出新菜品;还有喜欢胡夏小哥哥也很会做饭的双鱼座西西,喜欢蛤蛤的巨蟹座医学研究生的柏林……


故事总是交错复杂,生态系统的和谐也总有一天会被打破,屋子里永远不差讲故事的人,我们飞快地熟悉又交错走开,各自又开始了自己马不停蹄的人生。



楼下卖菜的大叔,大妈,他们是河北人,每天早上4点起来进货,夏天冬天雪天雨天也不间断……我买菜的时候老爱跟他们聊天唠嗑,谈谈北京人大会议,涨不停的房价,好不了的雾霾,蚂蚁森林的能量,讨价还价…… 


最后,在北京“整理市容”的事件中他们没有经受住考验,离开回了河北。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老两口是不是在自家地里种菜带孙子,希望他们依然忙碌而幸福吧。得知他们要走的前一天,我去买了很多蔬菜水果,老板娘念着我俩唠嗑的情谊,又送了我好多蔬菜和水果,手机里还存着我们的合照,加了微信,这样也不算是简单的“金钱交易”了。


我大概是再也不会遇到他们了。


可能踏上北京的第一时刻,很多人做好了离开北京的打算了吧。


后来又因为很多原因,我搬到了第三个住处,也开始了一场和北京的漫长道别。房东是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姐姐,很照顾我,会帮我做好早饭,也会在听我弹尤克里里的时候像个少女一样新鲜好奇,会好奇我在看什么书,想不通我每天早上为什么会在镜子面前要倒腾那么久,也会在我想不开的时候开导我,会在我要离开北京的时候说:舍不得就别走,我相信你和北京的缘分……

 

如果你带不走北京的丝毫,不如留下点什么吧,而记忆是最好的种子。你可以因为这些记忆,想起来很多东西。离开北京的前1天,我去小区对面的口腔医院拔了一颗智齿,除了齿肉分离的时候有些害怕,麻药过了之后的疼痛愣是没有如期而至……拔智齿也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当我准备去秦皇岛大喊几声的前一天,暴风雨不期而来,然后我就想着要不就拔一下智齿吧,然后我就在记忆里种下了关于疼痛的种子。



关于北京的记忆好多好多呀,小人物的一亩三分地没有惊天动地,却积攒了这么多琐碎繁杂的油米茶饭。


本来歇斯底里的情绪被我用绵密的针一点点缝在了字里行间,也许你读出来了,也许没有,没关系,还是谢谢你读到这里,真的。





再见,地球人

这是我们的第6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