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户外刀具批发联盟

韩雪又火了!人最怕比你美比你富的人,比你还努力!

环球新青年广西2018-06-19 18:57:07


《声临其境》这个节目真良心,让人们看到了赵立新、周一围等踏踏实实做人、做事的好演员。而最近一期,它也献宝一样,捧出了一个早就该红,却一直被忽视的人。


她就是韩雪。



韩雪太好看了。好看到,人们总是误以为她就是个花瓶。可在这一期的《声临其境》里,她告诉我们,什么叫才华与颜值齐飞。


动画人物配音本身难度就很高,再加上瞬间转换两个差距这么大的角色,其中一个还是超级动用气息的哭戏,而韩雪不仅无缝链接,而且全程都在用英文!


难怪这段视频一放出来,所有人都被她圈粉了。本来以为只是靠颜值行走江湖的小女子,没想到一出手就是大侠风范,你说惊不惊喜?



这还不算。刚配完这段大起大落的,节目组马上扔给她一段深情款款的——《星愿》里张柏芝含泪哭诉的一段对白。


如果说上一段动画片可以打100分,那这段,可以打120分。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韩雪一头扎进情绪里,眼泪都下来了...


还有更精彩的。在每期的《声临其境》里,最后都会有四个嘉宾一起大秀。这次韩雪和贾静雯、徐帆、马思纯一起演的,是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


韩雪饰演的,是十三钗中的玉墨。微低着头画唇的妩媚,穿上旗袍之后的端庄,



最动人的,是她红着眼眶说着那句台词:“她就是为了唱一曲《秦淮景》,才死在日本人手里”时,强烈的情绪。


这一段,真的要跟着她的好演技哭一场了...


想起韩雪之前回应质疑,自信而霸气。人们说她只是个花瓶,她淡然一笑:就算是花瓶,也要看什么窑里烧出来的。


众说纷纭里,她待自己,始终自持自重。这股子大气,和她的身世有关。


韩雪是军人家庭,人们传言她“家世显赫”,言下之意——“你的资源,还不是家里给你的。”


对于家世,她不避讳,敢在微博上晒爷爷的军功章。那个意思,大概是你们随便猜,我不在乎。


她不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18岁出道,这十几年来,她用家里的关系买过热搜吗?如果家世显赫,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大火?



家人不是没给过她帮助,那也只是在做人、做事上。


刚入行,爷爷就送她八个字:纷纷万事,直道而行。这么多年,韩雪没走过歧途——不闹绯闻,不刻意炒作,平时圈里的聚会能躲就躲,甚至连爱人,都是圈外人。


明白了,她身上那股干净的气质,叫家教。



“活该”她不红啊。因为她和热闹、浮华的娱乐圈,刚好背道而驰。


你不能说这是一种傻气,放弃声名钱财。换一个词,我想用“清醒”——生命长远,不争一时。


和维持资源比起来,她更愿意默默提高。你听她的口语,一般人挑不出毛病。那是她下过苦功夫磨出来的。


知乎上,她分享自己学英语的经历:每天2—4个小时,拍戏也不例外。删掉手机游戏,戒掉不必要的网络社交,“不找借口不留后路”。当天事情,当天清算。



和竖人设比起来,她更喜欢动手干点事。


一部5s用了很久,屏碎了自己动手换掉。喂!你是个女明星啊!不对,喂!你是个女孩子啊!



不仅自己换,还发起了碎屏活动,要给众网友义务换屏。喂!你能不能稍微有点偶像包袱,怎么可以活跃得像个营销号啊!



别的女孩子喜欢研究口红色号,韩雪最喜欢的,是无人机...智能机器人...投影机...


别人都是直播自己刚买的包包,韩雪也开直播,直播仅用一把瑞士军刀换手机屏——可把你厉害坏了。


别的明星出门就有助理,韩雪去公司根本没人理,每天苦哈哈地给同事装电脑、装程序、当网管...



人前人后,她都活得心里有数。


清楚自己是个演员,所以把戏演好就行了。清楚自己军人家庭,所以把人做好就行了。清楚自己是什么人,所以去伪存真,自然点就行了。


有颜值,有演技,肯努力,又自知。韩雪,你这样好的女孩子,一定要一直红下去啊。



借着酒劲壮胆,竟然对她做出......


陈芷涵是我的美女班主任,被誉为我们学校当之无愧的头号美人胚。

妖娆的身段,曼妙的曲线,加上一张祸国殃民的漂亮脸蛋,使得无数雄性牲口蠢蠢欲动。

在学校,无论老师还是学生,但凡胯下带枪的都对她虎视眈眈。

当然,我也是其中最默默无闻的一个,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我都是幻想着陈芷涵的动人脸蛋打着飞机含笑入眠的。

因为学校宿舍的环境又脏又乱,所以我在附近租了一间次卧居住。

但搬进去一个星期,也没见主卧的租客出现过,一度让我误以为这个房间还没租出去。

但就在刚才,那个令我朝思暮想的倩影推门进入时,我甚至怀疑是自己过度手.淫而导致了幻觉。

陈芷涵,这个无数夜晚伴我压抑沉吟的美女老师,竟然就是那一个神秘租客。

然而,正当我欣喜若狂时,一个秃顶的男子出现在了她身后,这个男子我认识,正是我们学校主管人事的副校长,叫杨伟。

我屏住呼吸躲在房间里,连大气都不敢喘,看着杨伟一双手搂着陈芷涵的蛮腰又是摸又是掐的。

这画面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轰在我脑袋上,心中完美女神的形象瞬间倒塌。

这一刻,我恨不得冲出去把杨伟爆锤一顿,然后将他脑门上的几簇残毛给拔光。

但我心里很清楚,除了师生关系,我跟陈芷涵非亲非故,我根本无权干涉。

“猴急什么,听房东说来了一个新租客,被他看见不好,咱们还是去房间吧。”

陈芷涵一改往日的高冷形象,对杨伟媚笑道。

听着熟悉的声音,我的胸膛犹如万针扎心,之前我一直把陈芷涵奉若女神,只可远观不容亵渎。

今天才发现所有清高全他妈是装出来的,这心里落差可想而知。虽然有些沮丧,却莫名又有一股亟待爆发的冲动。

当陈芷涵扯着肥头大耳的杨伟走进主卧后,我便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

之前我在打扫卫生时,发现墙上有一个废弃的暖气孔正好对着陈芷涵的床,这时正好能派上用场。

在兴奋神经的驱使下,我搬来一条凳子爬了上去,墙那边的无限春光顿时一览无余。

只见陈芷涵衣衫半解,脸蛋微醺,一脸媚态,惹火的迷你短裙也被褪到了腰部以上。

而满身肥膘的杨伟正趴在她的身上辛勤耕耘,只不过才哼唧了两分钟就虚脱的滚了下来,像条哈巴狗似的气喘吁吁。

“杨校长,我提主任的事什么时候能够解决。”

陈芷涵意犹未尽的整理好衣衫,抱着杨伟的脖子娇滴滴问道,尽管身体没有得到满足,但戏份还是得做足。

看着陈芷涵一副娇嗔样,我的身体立即有了反应,恨不能直接冲进去把她狠狠蹂躏一番。

“别着急,再过俩月老王就退休了,他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届时在校委会上我会极力推荐你,只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我还能忘了你啊,你个小妖精。”

杨伟咧着嘴嘿嘿笑道。

陈芷涵一听有戏,顿时笑颜如花,立刻在杨伟的肥脸上吧唧吧唧啄了几口,惹得我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杨伟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惧内,尽管花名昭著,却从不敢夜不归宿,提着裤子就要回去。

兴意阑珊的陈芷涵不肯放人,又缠着他腻歪了好一阵,见他还是没有雄起迹象,这才悻悻然的放人。

待杨伟一走,陈芷涵就迫不及待的将纤纤玉手伸进了裙底,显然是对杨伟的拙劣表现很不满意。

这时,我由于太过激动不小心脚下一软,哐当一下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是谁?”

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到了陈芷涵,我正准备撒腿开溜,但为时已晚,被她堵在了洗手间门口。

“秦川,你怎么在这里?”

陈芷涵一脸错愕的望着我,而我面露尴尬的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我是新来的租客。”我抠着头皮勉强的笑道。

陈芷涵抬头一瞥,正好看见墙上那个废弃的暖气孔,面色潮红的脸蛋顿时浮现起一层冷若冰霜的怒意,问道:

“你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我刚才在上厕所不小心碰翻了椅子。”

我故作一脸懵逼相,茫然的问道。

“真没看见?”陈芷涵抵近一步追问道。

“真没看见。”

闻着陈芷涵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我有些迷糊。

“那是什么?你别说是豆浆。”陈芷涵指着墙上一片斑驳的黄白色液体,兴师问罪道。

“我……我也不知道。”

我吱吱呜呜的辩解道。

“不知道?哼,你还睁眼说瞎话。”

陈芷涵冷哼一声,突然抵近过来,我猝不及防,赶紧向后撤,不料背后是墙壁,于是只能贴着墙根艰难立定。

陈芷涵本身就很高,足足有一米七多,加上又穿了高跟鞋,几乎又是贴身的顶着我,温润的气息正好喷在我脸颊上。

课堂上,陈芷涵总是以一种冷若冰霜的形象示人。

此刻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接触,让我这只尚未出茅庐的小雏鸟心痒难耐,恨不得把她直接推倒。

“今天的事,你必须烂在肚子里,要是让我听到半点风声,你知道下场。”

陈芷涵咬着牙威胁道。

“嗯,陈老师,你放心,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由于我天性怯弱,孤身一人又没什么背景,所以不敢轻易顶撞,只能点头如捣蒜般的保证道,只差没跪下来对天聊表忠心。

我生性懦弱没错,但我的小二哥不怂啊,何况它也不随我的思想左右。

被美女老师的胸器硬生生顶着,又被她鲜红小口喷出的气息熏着,不争气的小二哥立刻做出了反抗的举动。

“陈老师,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停往回收腹,无奈背后是堵墙。

“嗯!这才是我的乖学生,表现好的话,老师会给你奖励哟。”

陈芷涵这才满意的停止逼问,咯咯的笑道。

等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抚平小二哥,沐浴出更的陈芷涵换了一身丝质睡裙来到了客厅。

低胸吊带,齐臀黑纱,湿漉漉的秀发随性散落,胸前两座玉女峰呼之欲出,视觉冲击力极强。

更要命的是她一边走,嘴里还一边砸吧着一条冰棍。

那一抹娇艳欲滴的小口时不时对着棍尖吞吞吐吐的撩人举动,让我这只小雏鸟喉咙直冒青烟。

可能是在陈芷涵眼里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十八岁小毛孩。

又或是她本性豪放,所以没什么顾忌,径直走到我对面坐下,吹起了头发。

“秦川,你成绩这么差,你以后长大了能做什么?”

“……”

我一阵无语,心想成绩好还不都怪你,白天只顾着看你,晚上魂又被你勾,哪有心思学习。

“成绩差点倒也没关系,可你胆子又这么小,被人欺负了都不敢还手。

将来走上了社会,还不是处处碰壁啊。”

陈芷涵有意无意的问道。

我抠了抠头皮没做任何反应,她说的没错,我成绩是不好,天性又懦弱,但至少某方面比你那阳.痿哥要强多了。

“你爸妈要是知道你这种情况,估计得气死。”陈芷涵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没爸妈。”

我脱口而出,提起父母,我顿时黯然神伤,我出生那年,父母说是去南方打工。

这一去便了无音讯,后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再后来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了,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儿。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陈芷涵大概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难得的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没事,我早习惯了。”

我揉了揉鼻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秦川,其实人长的笨一点没关系,只要自己肯努力,将来也能干出一番事。

比如我们国家的首富马先生,他就长的又丑又笨,照样不是成了首富了吗?所以你别灰心,只要……。”

或许是为了聊表歉意,陈芷涵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姿态谆谆教诲道。

“我不丑。”

不过,没等她把话说完,我便兴冲冲的反驳道。

“嗯,确实不丑,长的还挺帅的。”

陈芷涵咯咯娇笑道,说着,她还不忘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也不笨。”我噘嘴说道。

“既然不笨,那为什么每次考试都垫底呢?”

陈芷涵反问道。

“我是不想学,真要学,那绝对是学霸级的。”

我不以为然的吹牛道。

“吹牛谁不会呢。”陈芷涵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没吹牛,真要认真学起来,我连自己都害怕。”

我一脸笃定的说道,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行,那你认真一个给我看看,有本事就考个班级前十。”

陈芷涵见我没脸没皮的淡定模样,居然也较真起来。

“没劲,就算考全班第一又能怎样,又没啥好处。”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学生就得有学生的样子,考第一还要好处?你以为你帮谁学呢,帮我吗?

行,别说第一,只要你能考进班级前十,我给你好处。”陈芷涵气鼓鼓的说道。

“那老师是不是也该有个老师的样子?”

我极度不爽的顶了一句,心里明显泛着酸劲,朝思暮想的女神被猪给拱了,而且还是自愿,这能爽吗?

“秦川,你什么意思?”

陈芷涵噌的站起身,阴沉着脸问道。

“陈老师,我没啥别的意思,我嘴贱还不行吗?”

我赶紧没脸没皮解释道,陈芷涵脸上的怒意这才有所消退。

“你不是不想学,而是你根本学不了。”

陈芷涵故意激我说道。

“陈老师,那你说,我要是考进了班级前十,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死乞白赖的笑问道,笑意里透着明显的阴谋气息。

“只要你能考进前十,我能答应你一个要求。”

果然,陈芷涵中了圈套。

“什么要求都答应吗?”我迫不及待追问道。

“嗯!”陈芷涵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考进了前十,我要你跟我做那事,陈老师,你是不是也会答应。”

我试探着问道。

“可以吧。”陈芷涵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行,拉钩!”我立即凑上去,深怕陈芷涵反悔。

“拉钩就拉钩。”陈芷涵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也太看扁我了吧。

一纸约定当即立下,我暗下决心,从此刻开始,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做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孩子,当然,理想就是把眼前这位表面清冷骨子里风.骚的美女老师征服胯下。

我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也就三四分钟的路程,第二天早晨走进教室,我发现自己是第一个抵达的。

不由得暗自鼓了鼓劲,心想男人果真是靠下.半身支配的动物,只要下.半身有了动力,全身就会迸发出一股莫名的冲劲。

“哟!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我翻开英语书,正准备朗读时,身后传来一阵清亮的戏谑声。回首一望,正是坐我前排的女生,叫李墨寒。

李墨寒长的很漂亮,一张干净清纯的脸蛋,精致挺拔的琼鼻。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不惹半点尘埃,她跟陈芷涵相比,完全是两种类型,前者属于细水长流慢慢体会的那种。

而陈芷涵则是那种一照面就能激发起男人原始征服欲的那一类。

尤其昨晚之后,她那迷醉微醺的表情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想着想着就情难自禁。

如果非要我在两者取其一的话,我只能说多多益善。

“秦川同学,你这是耍哪一个套路呢,是知耻而后勇呢还是受了什么了刺激。”

李墨寒走到我前面的桌位,一屁股坐下,然后笑盈盈的问道。

李墨寒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虽然长的很漂亮,但嘴却很欠。

动不动就损我,好似跟我犯冲一般,一天不跟我斗嘴就活不踏实。

“关你吊事。”我争锋相对道,突然又话锋一转道:“哦,对了,你没吊哦。”

“傻……逼。”李墨寒微笑着挤出两个字。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别以为成绩好就了不起。”

我冷哼一声,苍白的反击道。

“成绩好当然了不起,有本事你考个第一给我瞧瞧。”

李墨寒作为班里成绩首屈一指的学霸,显得底气十足。

“我怕我抢走了你的第一,到时候你会跟我玩命,为了保住我这条贱命,所以我才没跟你争呢。”

不知道是遗传的问题,还是我常年在市井讨生活的缘故,我吹牛从来不脸红。

“呵呵!那真是委屈你了,替我谢谢你们老秦家的祖宗十八代啊。”

李墨寒扬了扬嘴角挑衅道。

“你别不信,我真抢了你的第一,到时候让你哭都找不到门。”

见李墨寒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有本事就抢一个啊。”李墨寒不以为然的刺激道。

“行,我要是考了第一,到时候你必须答应一件事。”

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别说一件事,就算十件事我也同意。”

李墨寒耸了耸柔弱的香肩,一脸悉听尊便的模样。

“好,到时候我考了第一,你必须让我……。”

我深怕李墨寒拿凳子砸我,没敢继续往下说,只是伸手指了指窗外的太阳。

“我必须让你什么啊?你什么意思?”

李墨寒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回头看了看我,一头雾水的问道。

“太阳啊。”我适时的提醒道。

“太阳怎么了,我必须让你太阳……?到底什么意思。”

后知后觉的李墨寒还是没能理解。

“日啊。”我急的差点跳楼。

“我让你……日!靠,你个不要脸的流氓,竟然敢耍本姑娘,看我不废了你。”

这一刻,李墨寒恍然大悟,随手抓起旁边的凳子劈头盖脸的冲我袭来。

好在我早有心理准备,撒腿就跑,一溜烟就跑出了两里地。

直到上课,我才鬼鬼祟祟溜回教室,结果屁股刚一坐下。

李墨寒就拿着一把圆规转过身来,还用针尖指了指我下面,又比划了一个‘剜’的手势。

那意思很明显,这是要给我净身呢,妈呀,我不由自主的把双手伸向裤.裆,然后捂的严严实实。

今天的我有些例外,一改往日猥琐的目光,认真听着陈老师在讲台上讲课。

只可惜我怎么努力都无法集中精力,哪怕只是陈芷涵一个下意识的撩发姿态。

都能让我想入非非,她每次开口发音,传入我耳中的仿佛不是单词发音,而是那压抑的低吟。

昨晚的画面实在太过震撼,我这只小雏鸟哪有那道行承受,简直是度秒如年。

“秦川,给我去倒杯水。”正当我心有戚戚然时,后面离我好几排的一个男生朝我大声嚷嚷道。

那个叫王铭的男生是我们班的小霸王,仗着家里有点势力。

又是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在班里聚集了一些追随者。

动不动就欺凌其他同学,我这种三无学生就是其中最苦逼的受害者。

“哦,王哥,我这就来。”

一听王铭的叫唤,我本能的从桌位上站了起来,嬉皮笑脸的答道,咋看一副准女婿巴结岳父的狗腿样。

“哎!可惜了!真是中看不中用啊。”

我还刚站起身,前面的李墨寒就阴阳怪气的叹道。

“李大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秦川,亏你取了一个万里秦川的霸气名字,还长了一副凑合的皮囊,却没有半点北方爷们的气概。

你要是稍微有一丁点骨气,我都能对你刮目相看。”

李墨寒摇了摇头无奈笑道,一脸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惋惜。

“关你吊事。”我不知好歹的顶了一句。

“对不起,我没吊。”李墨寒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秦川,你逼逼完了没,咱们王哥快渴死了。”

一个正给王铭揉肩的狗腿子见秦川半天没动作,高声催促道。

“来了,来了。”

我没有半点犹豫,屁颠屁颠就跑到王铭身旁,腆着脸很狗腿的笑问道:

“王哥,你这是要喝冷水呢还是要喝热水。”

“不冷不热的。”

王铭把双腿搁到课桌上,连正眼都没瞧我一眼就冷冷的吩咐道。

“好咧!我这就给你去倒。”

我像是得了美差一般,兴冲冲走到饮水机旁,先是倒了半杯冷水,接着又倒了半杯热水。

然后把杯子摇晃了一下,让冷水和热水交融,这一系列动作是相当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干这种端茶递水的粗活。

“天生一副贱骨头。”

前面的李墨寒看了我的举动,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虽然她这句话说的很轻,但我还是能很清晰的听见,面对这种直插心窝的嘲讽。

我没有做任何争执,只是在没人察觉时,我的嘴角微微一扬,闪过一丝只有我自己知道淡然微笑。

又苦逼的支撑了一下午,熬到放学,我第一时间来到附近网吧,进入了游戏。

“哟!秦川,你也在呢。”

正当我杀红眼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回头一瞧,王铭带着几个喽啰走了过来。

“王哥,你也来玩呢。”

我站起身很牵强的笑道。

王铭歪嘴掉一根烟,身后又跟着三四个小弟,显得气场很强大,不过在我看来,很有装逼的嫌疑。

“哟,你小子,装备还不赖吗,来来来,把你的号借我玩玩。”

王铭紧紧盯着电脑屏幕,那目光像是看到了姑娘的人间胸器一般,贪婪而猥琐。

“王哥,那你玩吧。”我懦弱的闪到一边说道,还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去,给我们买瓶饮料。”坤仔一脚踹在我屁股上,不容分说的命令道。

“哦!”

我点了点头,立刻屁颠屁颠跑到收银台,当我拿着五瓶可乐折回来的时候。

王铭这小子竟然把我一身的装备全给糟蹋光了,三年的心血被他用半个小时的功夫全败光,我的心在滴血,却又敢怒不敢言。

“走吧。”

王铭见我游戏中的角色只剩一件裤衩了,顿时兴致了然。

招呼上坤仔那几个跟班大摇大摆的朝网吧外走去。

就在我目送王铭他们离开时,眼角余光正好瞄到网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转身望去,只见一个精瘦的年轻小伙站在那里,视线投向网吧的出口处。

正是王铭他们离去的方向,他面色阴沉,眼神里闪烁着令人生畏的寒芒。

他叫韩树义,是我过命的兄弟,从十四岁起,他就跟着我在瀛洲这座小县城打杀。

别看韩树义一副精瘦形态,实则是个狠角色,他爷爷是传统跤的高手,素有粘衣十八跌的名号。

但凡被他爷爷扣住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必定会被摔的人仰马翻,而韩树义已经学得他爷爷的精髓。

韩树义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连个招呼都没打,径直朝网吧门口走去,我一见这情况,心中大呼不妙,赶紧追了出去。

“小义,你这是干嘛?”

我把韩树义堵在网吧门口,急切的问道。

“我去灭了他们。”

韩树义冷冷的说道,目光去始终盯着王铭几个人的背影。

“小义,你别乱来,会出人命的。”

韩树义想挣脱我,却被我死死拽住,哪怕是社会上真正的混混。

也经不起他三两下摔跌,别说王铭他们这几个愣头学生了。

僵持了许久,韩树义才逐渐冷静下来,他掏出一根烟点上,叼在嘴里呼哧呼哧的抽着,脸色极为难看。

“小义,你怎么会在这儿?”

为了不辜负爷爷对我的期望,能有一个相对安静的学习环境。

我特意抛下韩树义他们这帮兄弟,从城东的公立学校转到了城西的私立学校。

“哼!”

韩树义熟练的弹了弹烟灰,冷笑道:

“兄弟们怕你在新学校吃亏,所以这几个月,薛磊他们和我轮流着守候在你们学校附近,以防你有不测。”

薛磊是我另一个生死兄弟,初中那会还替我挡过刀子,他跟韩树义和我有着最过命的交情。

我一听韩树义的话,相对无言,只是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能有这样两类插刀的兄弟,一生足矣。

“川哥,秦爷爷让你好好学习,我不反对,你不声不响抛下兄弟们转学,我也不反对,但……。”

韩树义顿了顿,说道:

“但你不能活的这么憋屈,就刚才那几个渣滓那么糟践你,你也不反抗的。

你的血性呢,别忘了,你可是江东川哥啊,十四岁就敢带着我们跟社会上的混混火拼的川哥啊。”

韩树义越说越激动,两眼泛红,我知道他很痛心。

“川哥,你好自为之吧,我跟薛磊相互交过底,我们一定会等你回来,哪怕等到死。”

韩树义用力抱了抱我,然后义无反顾的转身离去,清瘦而坚毅的背影在霓虹中逐渐模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被泪水给糊住的缘故。

我的隐忍或者无能,让兄弟们替我担心,我五味杂陈的很不是滋味,心如刀割般疼痛。

连晚饭也没顾上吃,我闷闷不乐回到出租房时,家有老虎的杨伟估计已经回家,因为我在门口没有看到他的鞋。

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陈芷涵正光着身体在里面洗澡,若是换做以前,我早想入非非心跳加速到两百八十迈了,今天实在没什么兴致。

“呀!”

大概是陈芷涵没料到我会这么早回来,她洗完澡后竟然光着身子走了出来。

看到我坐在沙发,先是呀一声撕裂长空般的高分贝尖叫,然后一手捂着胸一手捂着下面,花容失色的朝自己的卧室狂奔而去。

过了三四分钟,换上了丝质睡衣的陈芷涵慢悠悠的走出卧室,走到我的面前。

湿漉漉的长发散发着迷人的清香,犹如一朵出水芙蓉,浑身上下无不透着成熟的韵味,却又微微夹杂着几分清冷的气息。

“你都看见了?”陈芷涵双手环胸,冷冷的剜了我一眼,冷声问道。

“看见了。”我没什么心情,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你满意了吧?”陈芷涵满脸冰霜,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满意?要不你现在把衣服脱了,让我从头到脚再仔细看一遍,或许我能满意。”

我憋着嘴没好气的顶了一句,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你……你下流。”陈芷涵清冷的脸涨的通红。

下流?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做任何辩解,心想老子再下流也不及你们。

表面冷傲的女老师背地里跟有家室的校领导在一个学生的眼皮底下干苟且勾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下流的事吗?

“谁叫你这么早回来的?”见我无动于衷,陈芷涵一脸怒意的斥问道。

“这是我的家,我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你们觉得我碍眼,可以搬走,我还眼不见为净呢。”

要是在平日,我定会选择忍气吞声,但今天不同,我的心情糟糕透顶,看谁他娘都不顺眼。

一个人在情绪低落时,就如同炸药,随时都可能被点燃爆炸。

“秦川,你把脚放下来,把脚搁在茶几上你不嫌脏吗?”

陈芷涵用脚尖捅了捅我的大腿说道。

“脏?你被杨伟这堆肥肉压在身下的时候,你怎么没嫌脏?”

我忽的站起身,红着眼大声嚷嚷道,面前的陈芷涵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却被别人占有,而且还是在我的眼皮底下,我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的憋屈劲别提有多难受。

这一刻,我彻底爆发。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