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户外刀具批发联盟

南方有雪山 【-7.26】真的看到雪山就请拥抱吧

这些都是我的文字和我的安度2018-06-15 00:25:28

▲费瓦湖


用黑色写在前面:这篇文章是我欠了这么多天的公众号。九根手指打了七千多字不容易。就温馨提示一下不要一大早坐在马桶上看了,时间太长,会得痔疮的。

另外,我知道我的手机图都拍得很漂亮。请大家自觉不要盗图。蟹蟹。



五天没有更新,毕竟你们的po主还是一个玩心如泰山一样重的年轻人。每天洗完衣服就觉得自己已经为自己打下了足够广阔的江山,就没有动力写公众号了。


今天本来准备一从学校回来就更新的,可是我太久没有吃肉了(24个小时而已),所以就开始用瑞士军刀撬午餐肉吃。结果把手给切了一个口子。总之右手中指现在是不能动的,所以以一种奇特的指法缓慢地给大家码着字。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是挺能为文艺飞蛾扑火的不晓得你们觉得对不对。


难道不是为肉飞蛾扑火么,捂脸。



【吃喝玩乐】


先流水账一下我这五天干了什么。第一天早上中午去了学校,下午小朋友们放学了以后我们开始离开村里去费瓦湖边浪,度过美好的单休日周末。晚上就晃啊晃啊晃啊,因为几个哥哥姐姐都喜欢去酒吧消耗他们的夜晚,lw妹子的每个毛孔都散发着“世界很大,我想去酒吧看看”的急切期许,所以在湖边找到了酒店我就和lw去了酒吧。怎么说呢,比较无聊。


第二天四点钟爬起来去萨朗科特看鱼尾峰的日出,莎朗科特就是费瓦湖边的一座高山,没有云气的时候可以在它的山顶看见鱼尾峰,日出是特别漂亮的。在雨季,不出人意料地没看到日出(其实是出租车司机来晚了),也没有看见日出后完整的壮阔的喜马拉雅山脉。只是在浓重空虚的云气中寻找一截一截短小的雪山实体或是白色的山峰顶端,以精细的角度切割着烟灰色的天空。下了山本来准备睡一觉,其实是睡不着的,所以去吃了早饭。后来坐了滑翔伞,看了葛葛姐姐蹦极,去费瓦湖上划船,吃了一顿巨好吃的中国菜晚饭就回村里了。


第三天去了学校,晚上去湖边吃送行饭。昨天浙江的葛葛姐姐走了,只剩我和lw做第二周的项目。


完全是无聊的游客视角流水账。的确,如果在这里做志愿者能够更好地了解这个国家,了解更多这个国家的人和故事;但这的确要用很大的辛苦换来,比如没完没了一模一样的苦瓜三豆饭,比如爬满蚂蚁的床单、停水停电的困窘。不得不说,有机会能够坐在一艘不新的船上看水看山看太阳,还是一件让人纯粹地无牵无挂、逍遥快乐的事情。


前天半夜到昨天凌晨,杭州葛葛一直在跟我们讲他丰富多彩的青春故事,啧啧啧,啧啧啧。昨天早上我眯着眼睛送别了说着“诶,我们走了哦”的葛葛姐姐。这两天实在太累,实在是爬不起来。后来又昏昏沉沉睡过去,直到听见lw妹子在外面和房东太太讲话,房东太太说“no school”。我简直是从睡袋里蹿了出来跑出去说no school?这估计是我一辈子第一次早上起来开口第一句话说的是洋文,还是那么的感情丰沛。房东太太说是啊,今天尼泊尔罢工,学校关门。哎,这么多年,我还是就这么点出息,开心得不得了,一起床就捡着个彩蛋的感觉(因为去学校真的好累啊啊啊啊啊)。后来我们决定去湖边,晃到晚上才回家的。


今天一早冒着大雨去了学校,工作了一天回来把手给剁了。坐在阳台上忧伤了一下午,没有了。葛葛姐姐已经到成都了。诶,其实还有点寂寞呢一下子少了一半的人。



▲一起喝的好喝鲜榨芒果汁


▲这里的街头


【忧郁】


这小标题简直就是矫情。但其实这两天一直拖拖拉拉没有更就是因为其实心里挺忧郁的。忽明忽暗的,出来一定时间这样还挺正常的。比如吃着无敌好吃的秋葵炒肉片又是开心得不得了、像过年一样,又是会在心里面升起一场雾,不是想回国啦,就是一直在漂泊的时候会有的一种惆怅吧。何况一直在送别。一直在送别。


我事儿多,别理我。


还好可以写写我的公众号,写着写着就觉得好温暖好快乐,就跟在泡温泉一样。



【工作第一】


先说说这几天的志愿者工作好了。其实是上了两天的课,学校给的事情虽然看上去不多,但是极其累人。Lw妹子说她昨天早上都累得睁不开眼睛。削铅笔、教英语、教折纸,乱七八糟一堆,孩子很小所以基本没办法用语言沟通。


学校没有打印设备,所以所有的作业都是老师手写手画的。于是,那种在小孩子的作业本上画蜜蜂花朵手枪子弹让孩子回家在旁边写英文的工作就落到我们头上;什么工作老师不想干就丢给我们呗。其实这里也蛮好玩的,五岁的孩子,连一张正方形纸片都不能独立地沿对角线对折的发育水平却被要求学英语数学自然社会。校长笑着跟我讲,这么早教孩子这些因为他们在同龄人中是极其优秀的;到了小学他们要和别人竞争(fight with other children),希望能从现在起把他们培养成未来的工程师、医生和律师。估计“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是这个温和慢性子的国家最热衷的热血之事了。五岁的孩子,每天回家一打作业本,你们能想象么?尼泊尔有上中的话他们以后肯定可以进上中的呢,我看他们虽然口音感人,但是英语单词已经认识很多了。


接触下来,觉得尼泊尔的孩子相比非洲的差不多年龄的娃真的都内敛很多。可能是因为地理位置相邻的关系,觉得他们的性格啊观念啊在某些方面和中国人的还是更相似的。非洲的七八岁的那种很调皮的小男孩会在你面前张牙舞爪地跳着当地的热舞,为了一颗糖也是很拼,又或者是拿到了糖果抱着你叫亲爱的姐姐;但尼泊尔的小孩子却属于更乖巧一些的类型,拿到了糖果也不会说谢谢,只是回到座位低着头固执地用脏脏的小手把大白兔外面的那层米浆纸剥掉,把糖塞到嘴里。而换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尼泊尔的孩子跟我不算很亲近,并且有些自我;东方人都比较内敛吧哈哈哈。


小孩子有能力很强的,也有各种反应都很慢的,其实差别还是很明显的。但他们各有各的天赋吧,有个小姑娘给她课本插图上色涂得跟秘密花园老司机一样,有小男孩在我随便教教他们汉语的时候念一遍1~10就马上记住每个数字的念法的。诶呀教育真是一件玄妙的事情,小孩子真是一种神秘的充满力量的个体。


我会见缝插针地跟校长聊天。才知道尼泊尔是有种姓制度的,就是历史课本里的四级划分,只是尼泊尔的种姓远没有印度种姓严格。听朋友说在印度一群朋友出去吃饭婆罗门吃的饭都是和吠舍的不一样的。校长说学校在挑选学生的时候是会了解他的种姓的,但是并不会作为筛选的一个因素。她跟我讲她觉得种姓是一种愚蠢的东西,我们都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那为什么要互相产生隔阂分出三六九等来呢?这样的观点在尼泊尔会多一些,在加德满都或者博卡拉这样的旅行者多的、开化的地方又会多一些。开化的人都会反对这种千百年的分级习俗,但我们又不可避免地在每时每刻划分自己和他人、他人和他人的区别;我倒是以为这些都来源于人性。听说校长是婆罗门心里激动万分也不知道为啥,或许是历史笔记上背来背去那么久的一个名词真实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还是个大活人。




【费瓦湖和它的雪山】


周五上完课就收拾了一下包出村进城了,天气突然变得很好,阳光柔和灿烂,心情超好的。跟房东说了,周末不住在家里,心里兴高采烈地跟苦瓜三豆饭告着别。其实苦瓜三豆饭的事情真的不能怪谁,更不能嫌弃谁。我妈说,这样一家人家天天早中晚吃一模一样的饭吃大半个月是在五十年前的中国非常正常的事情。


嗯,我也愿意这样去理解——或许这家人家对我们有很大的保留和吝啬,但毕竟,哎,我也讲不清楚。


到湖边才知道博卡拉的美。在农村收获的是远山的宁静,是蛙唱虫鸣的喧嚣也是无尽的雨。四个人在母牛一般大的野狗的盯梢下喝还是加了水的芒果汁,吃超好吃的手作冰淇淋,晃晃悠悠地沿着lake side“凭着缘分”找宾馆,走好远好远的路去吃那个让我们大家都心心念念好久的等风来中餐馆,或许是现在已经分别的关系,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美好的一段时光。都觉得红烧茄子像是用方便面的调料包做出来的,干锅包菜也做得生硬得很,但和家乡的人一起吃家乡的菜在那时那刻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阳光、雪山和它的飞机


我们很快决定了第二天去看雪山。回到宾馆很快就睡了,其实也没睡几个小时。四点钟杭州葛葛砰砰砰敲我们的门叫我们起来,还说我们睡得跟死猪一样,只不过是闹钟还没响好不好。打电话问司机,他说那天的天气是不可能看到鱼尾峰的日出的;但我们站在房间外面,听见天井里偶尔一两滴从树梢滴落下来的啵啵水声,想着反正都爬起来了,就还是把司机叫来带我们上去吧。那时候觉得,没有下着瓢泼大雨就是老天爷对我们最大的眷顾。


车子还没开始盘山天已经泛了深蓝色,云层很厚,也是明白日出的确看不成了。但是心里还是跟着很旧很小的奥拓还是一路狂奔,仍然是那么莫名其妙而毫无资本地怀着满怀的激动和期待,奔向一个期许了很久很久的东西。最后二十分钟的路是我们自己一级一级爬上山顶的。天在那时候已经稀释成了淡蓝色。但是你不会了解,面对喜马拉雅山脉的那一刹那,扑面而来的若有若无却确凿存在的冰冷气息是多么令人兴奋啊。虽然云雾不厌其烦地挡住了几乎所有的山峦,虽然鱼尾峰隐瞒了自己的样貌,只有很浅淡的雪线和坚硬的山脊的小段轮廓能在看似一动不动、其实千变万化的云雾的移动下时隐时现,但在我心中,这大概是我这一生最难忘的几个清晨。我们知道太阳升起来了,但是我们还是要赶去看日出。我知道巨大的七千米的山脉就在云雾的后面,所以云海也是值得看几个钟头的美景,却不期许更多。这大概就是年轻的意义。感恩上天独独在这一天没有下雨,而或许某个旱季我能看饱对面的所有的山腰山峰,但这一次以足够完美。


很多年以后,或许我会变成那个,哦,不可能看见日出啊?那再睡三个小时的中年人,我们这群人都会迎来这一天的。但我很骄傲的是,起码我们现在还是总是天已经亮了但仍向沙朗科特狂奔的年轻人,雪山总是在等我们来的。


年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还有很多以后。



▲这都是寻常山头


▲对面的雪山,像装满哈根达斯的冰柜

呼吸着让人兴奋不已的冷气


雨季的费瓦湖因为周边山脉经常泥石流的关系,被注入石头泥浆之后是黄河的颜色,而不是明信片上那种东方瑞士的蓝色;所以滑翔伞上望见的景色真是乏善可陈。


又是因为上天眷顾的关系,下午的太阳比上午还要好,在我们上费瓦湖的小船之前竟然到了很晒人的程度。船夫是个愤青,说自己从小在费瓦湖周边长大,小时候还曾经靠游泳横渡过费瓦湖;但是十分痛恨这里的景色,对他来说太无聊了,他喜欢新鲜的东西。我们四个人被他勒令不许讲话,要安静,要体会周边的美景。也好也好,我们都闭了嘴。我就在那时候看见远处的鱼尾峰。哎,能在雨季有这样的好运,真是志愿者做得认真积累下来的人品吧。哈哈哈哈。


我是一个对雪山有很大执念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七千多米的山峦,会觉得自己很伟大。



▲希望你们能看见鱼尾峰~

▲日落

▲芋艿姐姐以及偶遇的土豪


我就一言不发地看着远近游荡的湖水,看阳光由金色变成了橘黄、由锋利变得柔和,看在厚重的云气背后时隐时现的鱼尾峰。这里的云气并不轻盈,不是那种千变万化的水汽团;反而是很厚重的如奶油一般的白色,看似不动却悄无声息地移动着。我觉得肯尼亚是一个可以感受生命和力量的地方——想想贫民窟的劲歌热舞到天明,想想那波澜壮阔的金色的草原和数不尽的斑马角马和羚羊,想想那些有惊无险的义无反顾的曾经。但在这里,面对着七千多米的雪山,我就发现尼泊尔是更适合感受生活、感受内心的一个国家。或许在这里很少会出现让我们热血沸腾的风景和人物,但心在这里会很平静、很空旷,会什么都不想地目视前方。很多事情不总与我有关。有雪山相伴,就觉得像回到了公保叔叔酒店的露台上,有想写诗的冲动,可惜我并不懂诗。


晚饭很好吃,我想嫁给那盘秋葵炒肉片。




后来就回homestay啦因为第二天要上课。



【送别】


前面哼哼唧唧了送别,就来写写送别好了。我说的那个很帅的杭州葛葛还有很好看的浙江的芋艿姐姐昨天回国了。他们报的是一周的项目,所以就结束了。虽然杭州葛葛马上就来魔都读雅思,虽然芋艿姐姐很快就会来台北当交换生;但是这样同甘共苦(好土啊),背着包在湖边找吃的找睡觉的地方在山顶看日出看雪山在湖上划船的美丽时光怕是再也没有了。


真的,这几天只能用美丽来形容。


都是善良的人。愿阳光普照、春暖花开。


其实分别应该是旅途当中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还是我玩儿的不够多,所以才如此不习惯。以后得多出来浪一浪。


我反正肯定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但怎么说,其实还是挺孤僻的吧。Lw喜欢去酒吧,我就喜欢窝在房间里写文章;葛葛姐姐一直跟我说晚上去lake side玩啊玩啊,我也一直不是特积极。其实还是不喜欢往人堆里扎。他们都很social的嘛,最后还弄了一顿送别饭,请了组织里面很多中国人或者华裔的朋友一起吃。很难吃,来博卡拉千万要吃和平饭店千万别吃唐人餐厅各位宝宝听我一句劝!


后来他们去泡吧,我拽着lw妹子先回家。整个国家没有一个路灯,出租车往农村开的路上,瓢泼大雨。


什么叫暴雨如注,什么叫雨季的暴雨如注。就是下了出租车,家门口有一个石子混泥巴路的5度小坡,已经是一条奔腾的河流了。完全没办法涉水走路(因为电闪雷鸣我怕不安全),所以我们俩就缩在靠路边围墙的略高的路梗上等雨停。最后等不停就硬往上跳呗,全身湿透。


其实心里超级怨的。因为作为一个习惯于固守自己小圈子的girl,这种出去跟一帮不认识的人吃一顿很难吃的饭还差点回不了家的狗血剧情是不太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哎,现在想起来,站在小土堆上的那半个小时的狂风急雨,还是令人无助到连懊丧和抱怨的脾气都没有了。但等他们泡吧一回来,等杭州葛葛大大咧咧往我们床前面的地摊上一坐,开始絮絮叨叨地讲他这几年和无数妹子的爱恨情仇,还是觉得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根本无法保持独善其身,也有太多的真挚感情应该被我不孤僻地好好珍惜。终于知道孔子为什么要七十岁才能从心所欲了,因为任性的心或被感动或被骚扰,多数时候都是我们自己在摇摆不定。


他们走的时候我虽然睡着,但还是惆怅得很认真。想来去非洲认识的几个姐姐仍然联系至今,转机成都的时候还有请我吃火锅的,我们的情谊应该也能再长一些;毕竟一起走过了这么一段转瞬即逝却色彩斑斓的时间。


一起看雪山的四个人嘛。



【罢工】


哦呦我要写写昨天的罢工了。简直了,经历罢工,才知道尼泊尔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国度。


昨天早上一起床就被临时通知今天全国强制性罢工。后来在湖边买耳环的时候反正我闲着没事儿干大把时间可以挥霍就赖在店里不走顺便等雨停,那就跟老板聊聊天呗,他告诉我尼泊尔有一百多个政党,这次是有一个党强迫全国各个行业罢工。没有出租车是因为出租车一旦开出湖边商业区就会有被暴力分子打砸的危险,但他的店就在这里,他并不害怕。所以他就开着店,所以最后我还价还失败了,气死我了。


罢工日是一个举国不能工作的日子,除了湖边的小店和饭店。学校不开门,在房东太太的指导下,我们花了一个小时从农村步行到了湖边消磨一天的光阴。因为这里法律规定晚上五点以后不可以罢工,所以坐了出租车回来。马路上还是有几辆私家车的,但我们在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可以大摇大摆走在正中间的。路旁卧着神兽黄牛,站着无所事事的男人和女人。感觉这次来尼泊尔还是蛮深入游的;谁在旅游胜地博卡拉玩过从农家乐到湖边的徒步?还有谁?


这个国家没有路灯、没有红绿灯、没有不停电的灯。这个国家每天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停电,比如现在我就在备用灯光下敲着我的笔记本——有人说是尼泊尔买电给了印度,所以自己国家的电根本不够用;也有人说是一百多个政党并不关心更不富有的百姓,每一笔我们祖国大大或者别的国家给的足够多的援助都各自拿一点拿一点,造就了现在虽然特幸福但特贫穷的尼泊尔。死活不肯买800块的老板说,我们从欧洲拿来了民主和自由,也不知道给我们究竟带来了什么。有志愿者的homestayhost说,这个国家就是自由呀,你不喜欢现在的工作,立马辞掉好了,再找一份啊。工作遍地都是。


也有人说,没有国王的尼泊尔就是一盘散沙。


再透一个秘密,感觉尼泊尔人超级关心我们祖国爸爸的。新闻里面都是关于我们国家的新闻呢。我们发大水,他们要问问我怎么了啊怎么这么惨要不要紧;我们大大要访尼,他们都知道,还知道有个人叫克强。好微妙的。


房东这两天消失了,今天吃早餐的时候问了问,说是去印度做身体检查了,胃不舒服。我说你们可以来中国嘛我们国家科学可发达了~(好贱),房东太太说,诶呀,我们去印度是不用签证的诶。只要带着身份证去就ok了啊。中国的签证好难办的!虽然中国印度尼泊尔都是邻居,但我们跟印度的关系好像更好一点呢!


雨小一点,出店门的时候我心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不给800就1000好了,叫爸爸。


中国的夜路最安全,中国的水电煤最好用,再怎么样,中国的菜中国的火锅宇宙无敌是多么寂寞;虽然朋友圈总是有公知或者愤老叨叨逼,但是我的祖国还是很伟大的,么么哒。


诶呀国家富强不罢工是让人骄傲的事情,偶尔傲娇一下就行了,各位宝宝不可以傲慢哦。



【房东太太和她的厨房】


房东太太的厨房异常干净。LW妹子说,一看她就是不喜欢烧的人。


是啊,她的厨艺的确不敢恭维。我每天就要十几粒饭,真的怕吃不完——其实她是一个套路很深的女子,也不知道她用尼语咕咕哝哝该怎么谴责我。


只要在家吃饭,就是咖喱苦瓜或凉拌青瓜三两块,配著名的三豆饭,一不锈钢杯子的清水。真的是,早饭晚饭,一个多星期了,一成不变。校长很心疼我,说明天幼儿园给我煎MOMO吃——就是藏饺、就是我们那儿的锅贴的迷你号,公保叔叔家的实诚、馅都是牛肉,外面吃一般都是卷心菜馅。Syj感动得点头如捣房东给我的冰冷的咖喱汁拌饭。


不过啊,今晚还算有了点变化。房东太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包日本进口咖喱酱——其实做得也很不好吃,咖喱酱就加水煮一煮哦,竟然就煮出了酱油味。但无论如何这点变化都是让我激动万分的,无比积极地举了手要求加饭,后来知道那汤不是酱油是日本咖喱。所以关键时刻岛国还是我们的战友咯?总算也了却了印度日本咖喱之争——尼泊尔人是喜欢香料味满满粗糙辛辣的印度咖喱的,略泛苦的味道这两天也是我们的进食好伙伴;但作为一个口味比较正常的中国人,不论把它误解成美极鲜还是浓汤宝,日本咖喱还是我天生偏爱的。


房东太太厨艺真的很差,但看到我竟然要求加饭她还是非常开心的。


前面说她套路深,是我作为一个没有套路的女子听各位葛葛姐姐的分析得出的结论。的确,房东的家虽然无比偏远,但三层的自盖小洋房还有马桶用还是很能看出他们的经济实力的哦。我不相信他们的钱都是靠天天吃苦瓜三豆饭剩下来的,而房东夫妻两都没有工作,所以据我们推理下来他们就是靠我们志愿者产业过活的,何况房东是这里一块儿好几个志愿者组织的总负责人。滑翔伞我和lw是8000块钱在湖边等风来勾搭老板娘拿下的价格,他们给开11000,后来知道我们自己弄掉了还很不高兴。总之盘根错节,就是这么回事。指望志愿者组织干干净净NGO简直是奢望,谁都要生活啊。


但房东太太跟我们谈论尼泊尔人民的幸福、谈论孩子的教育问题,给我的感觉都是她的视野非常宽广、性格也非常达观开朗。今天我把手切了,她马上就找到了医药箱,让我举着胳膊给我消毒用纱布小心包扎。吃完饭,她说你不敢换纱布把邦迪拿下来我帮你换,我说好好好,就拿了邦迪下来给她。她拆纱布的时候,用剪刀很小心地剪开蝴蝶结,又很小心地一层层拆开纱布。最后一层我感觉碘酒明显把我的皮给黏住了,估计会挺疼的。她一边掀纱布一边跟我说你看墙上有只大蜘蛛,哦哟你看那边有只更大的。一会儿就撕下来了,一点儿也不疼。觉得,哎,还是很感人的。


给我们吃起饭来像后妈,一会儿又像亲妈。漂亮的房东太太。


LW妹子一直陪着我,也是个好姑娘。


写到这里好不好,po主九根手指打7500字很不容易呢。么么哒。

 

                                 

▲日本咖喱青瓜三豆饭

这估计是少数印度咖喱和日本咖喱同框的菜肴

左边土豆豇豆的那一块儿是用印度咖喱做的

绿豆的稀薄酱油色汤汁是日本咖喱的孩子

就问你们

服不服

? 

                                                            


















                                         


回国高幸请我吃王品牛排。

期待!